Milo車—兒時回憶

DSC_1730.JPG
今早用從馬來西亞帶來的Milo配上台灣購買的煉乳調製的Milo飲料

今早,氣候與馬來西亞兒時的早晨相似,勾起了小學時一幕又一幕難忘的記憶。其中莫過於定期到各小學宣傳的巧克力飲品—美碌,以下通稱英文名字Milo。

記得如果早晨抵達學校時看見一輛Milo貨車停在籃球場上時,就特別期待上午9.30到放學時間的這段期間。因為這就是Milo車開始為學生免費提供冰冷的Milo。這段時間總是望著走廊外,等待隔壁班的班長來傳達福音給學生們,老師聽到後總是露出一臉無奈的樣子。

nestle
小學生排著隊透過小窗口從叔叔手上接過Milo(圖源自網絡)

依次序走到籃球場後,在炎熱的天氣底下,大家排著隊伍等待從貨車叔叔手中接過那一杯飲料。而排隊過程我們就爭論著Milo車泡Milo的秘訣與各種Milo混搭其他飲料的心得。

從叔叔手中接過冰冷的Milo時,總會認為前一位同學拿到的比較冷、比較濃而手中的那一杯比較溫、份量較少。拿了飲料的大夥就站在一旁,用自己享受的方式,品味手上那一小杯的Milo。有人慢慢一口一口的吮吸仔細品味其中的濃郁感,有人一口氣灌入肚子享受那瞬間的冰涼感。我則努力的嘗試記得當下的甜度與濃度以便回家可以重新調出一模一樣的Milo。

無論再怎麼努力,回家總是無法調配出那一樣的口感。曾有一度還認為是貨車內使用的是特別調製過的Milo才能調出那麼美味的Milo。

小學畢業後,到了居鑾中華中學以後初一時好像還有辛品嚐到Milo車調出的那獨一無二的Milo。殊不知,已經是我最後一次喝到從Milo車的“特調”Milo了。

DSC_1732
 馬來西亞帶來的Milo會比台灣的Milo在顏色上較偏巧克力色,麥與巧克力的比例也會比較低,麥香味沒那麼重

 

Advertisements

新竹西區 大海拉麵

春假待在交大養病的日子眼看就要到尾聲了,於是趁著許多餐廳都休息的星期一到位於新竹Sogo西區的大海拉麵店慶祝一下,步入在小小的店,一般是開放式廚房另一半則是10個座位的吧台式餐桌。很不幸遇上午餐時間,等了10分鐘左右才有空位能開始點餐。店內吧台的設計使饕客不能面對面對談,與廚房又隔著一道突起來的櫃檯隔著,無法欣賞廚師料理自己點的豚骨拉麵,讓等待變得十分無聊。

大海豚骨拉麵的菜單中可以自由選擇湯頭的鹹度(店家的菜單寫的是濃度,選擇最濃的湯服務員會提醒您濃湯頭會很咸),當然還有麵條的硬度。以上兩者我都點了普通的選項,並外加一份看特別的野蔬菜。完成點餐後,我被安排到了10號座,位於店面的廁所旁。由於店面過於狹小,所以有股輕微酸敗的味道。

所幸廚師動作迅速,我點的豚骨拉麵與野蔬菜就上桌了。湯頭的豬骨香暫時掩蓋掉了剛入坐時的不良體驗。

wp-1459750292215.jpg

一開始看到蔬菜其實有點小小失望,50元的野蔬菜實際上是一碗豆芽、包菜與零碎的玉米共同浸在日本醬油裡的菜肴。份量雖多,依然過於平凡,明顯是不被廚師重視的菜色之一。

wp-1459750301498.jpg

 

說完了小菜,就進入主軸豚骨拉麵吧。

小嘗了豚骨湯時,表面的油脂有點過多,造成還沒吃麵已經有種油膩不開胃的感覺。湯頭鹹度適中,能夠讓人喝下整碗湯還不會感覺口渴的等級。豬骨味道很淡,輕易的被奶味所掩蓋掉了,喝第一口不容易品嚐到任何豚骨的滋味。但綜合來評論廚師在準備湯時沒犯什麼大錯。面的筋度適中,份量有輕微的過多但是對於多數人可接受的量。

wp-1459750311857.jpg

豬肉片著肉質軟面,夾起來時看得出豬肉組織幾乎要分裂了一樣,能輕易的將肉片撕斷。可惜肉片是整碗麵裡最咸的材料,肉缺乏肉味,感覺像是一塊豬肩肉在鹽水中煮了數小時。

wp-1459750307086.jpg